道成肉身                 

  

 

  「道成肉身」是基督教一個重要教義,今天許多被稱為異端的教派,例如耶和華見證人、摩門教等等,其成為異端的原因正在於它們對「道成肉身」持否定的態度。甚麼是道?新約聖經如此記載:「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甚麼是道成肉身?「他耶穌本有上帝的形像,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簡言之,「道成肉身」即是上帝成為人──耶穌。我們早前於存在先於本質一文中曾略略提到「罪」把人與神相隔人不能靠著自己的努力與神復和。其中的關鍵在於人不能藉著格守神的律法而令到自己的心思以神為中心對於無力遵行律法的人律法是不能承受的軛對於自詡為無可指責的律法主義者他們自以為是的心卻又會使他們進一步遠離神。因此道成肉身的最大意義乃是耶穌自獻為祭以自己的血除去世人的「罪」人只須要承認自己的軟弱接受耶穌作個人的救主便能與神復和。此外道成肉身也讓我們從一個完美的典範明白順服與卑微的另一重含意。

  蕭脫特在豆豆比喻一書提出了一個比喻:把 GOD倒過來,變成 DOG,就是道成肉身。蕭脫特不是一個敵視基督教的作家,與其說他對神不敬,倒不如說他的比喻有效地除去了人們對道成肉身的一些錯誤觀念。以一頭狗去形容耶穌至少有兩方面的意義,其一是指到他的卑微,另外是就他的順服。甚麼是卑微?卑微即是渺小而平凡,一無可取,算不上甚麼。舊約聖經如此形容將要降生的基督:「他無佳形美容,我們看見他的時候,也無美貌使我們羨慕他,他被藐視,被人厭棄,多受痛苦,常經憂患。」新約聖經所描述的耶穌從出生到成年都非常平凡。當他在家鄉傳道時,周圍的人說:「這不是木匠的兒子麼?他母親不是叫馬利亞麼?他弟兄們不是叫雅各、約西、西門、猶大麼?他妹妹們不是都在我們這婸礡H這人從那埵陶o一切的事呢?」毫無疑問,耶穌是位卑微的人物,與之相較,一般的宗教和政治領袖似乎都具某種傳奇色彩和魅力。確實,在我們的社會,能成為領袖的都須要有過人之處,誰會跟從一個平平無奇之輩?只是聖經中的耶穌,作為基督徒的榜樣性人物,他又實在沒有以一個人上人的姿態出現在人群中間。誠然,耶穌從不否認自己的神性,新約聖經也記載了許多耶穌所行的神蹟。不過,耶穌面對猶太公會與羅馬巡撫的審問時並不作任何爭辯,以至被釘十字架時群眾譏誚他說:「你如果是神的兒子,就從十字架上下來罷。」耶穌在不信的群眾眼中自然是個瘋子,極其量也只是一名安靜謙和的瘋子。若耶穌真的是道成肉身的上帝,他為甚麼會以一個卑微的角式出現?有一個國王愛上了一位卑微的少女,是他的一位真正一無所有的百姓,一個完全沒有地位的女子。國王可以下令把那女子立即帶進他的王宮,可是他並不這樣做,因為他希望她也同樣地愛他。他不喜歡她愛他是一位偉大有權勢的國王,不喜歡她愛有關他的事物;他要她愛他,只是為了他本來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因此,國王來到她那裡,不是以國王的身份,乃是好像一位最卑微的人,正如他愛上了的女子那樣卑微(1)。這是祈克果有關道成肉身的一個著名比喻。

  除了卑微以外,耶穌要門徒學效的便是順服。耶穌三十歲開始傳道,三年後被殺,他在人間短暫的一生就是為了世人被釘死在十字架。耶穌被捕前在客西馬尼園禱告說:「我父阿!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這個「臨陣退縮」的禱告表明耶穌釘在十字架這件事情並不因為他是道成肉身的上帝而變得輕鬆平常,只是面對十字架這個沉重的必然,耶穌仍然順服其中。這是為著實踐使命而不問個人喜好的順服,是對父神絕對忠心的表現。按聖經所言跟隨耶穌的都是神的僕人都須要像耶穌一般卑微和順服。卑微者乃承認自己是可被替換的在教會中並無「非我不可」或「非我莫屬」的事情順服者乃是一心以神的國為念名利與權力不再是個人關心的對象。在現今社會中卑微和順服都算是貶義詞有人甚至認為這些基督徒特有的「氣質」會阻礙有才情有能力的人接受基督教。平心而論這種擔心不是無的放矢。問題是耶穌所表現的順服與卑微都是體現於祂對自己使命的執著而並非像一般人所誤會的處處自我貶抑對當權者唯命是從。早於馬丁路德的改教運動前一百年捷克教士胡司己因為忠於聖經的教導而對當時教會的腐敗口誅筆伐最後被羅馬教庭火焚而死被稱為英國循道主義的領袖和創始人的懷特腓德有抱負有能力但因無法調解他與約翰衛斯理之間的誤會毅然辭退領袖之職讓衛斯理居上他對許多勸他留下來的人說「讓懷特腓德的名子湮沒而讓耶穌基督得榮耀」由此可見聖經所描述的卑微與順服全都與個人的呼召息息相關其意思並不是一種抽空的性情或品德。

  藉著道成肉身我們認識了卑微與順服另一全新的向度──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堥荂A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堿X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奡N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1) 節錄自豆豆比喻》﹐蕭脫特著周天和譯。